金皇冠中国大酒店怎么样

草果變寶記

2019年11月07日 09:44新華社

新華社昆明11月6日電 題:草果變寶記

新華社記者嚴勇

這兩天,豐永政花錢比平常爽快,他自掏腰包雇了一輛面包車,拉上幾個村民去了一趟隔壁村。一看現場有采購商,他趕緊聯系了一輛拖拉機,拉來了自家的近4噸鮮草果。

光路費就花了200多元,豐永政卻說“這一趟很值”。他家的草果今年產量高,已經賣了4萬多元。作為云南省福貢縣鹿馬登鄉巴甲朵村的黨總支書記,他更高興的是看到了草果產業的發展前景。

小袋包裝的草果粉、漂亮的草果手串、鮮香的草果調味醬……在怒江州首屆“草果文化周”上,一場別具特色的草果“盛宴”吸引著慕名前來的四方游客,也讓豐永政圍著它們轉個不停。“這個東西一加工原來可以這么值錢。”他說,草果摘下來時紅彤彤的,好看得很!當地有人把它叫做“草果姑娘”。

“扔掉的草果桿能編成好看的包,我還嘗了草果做成的酒。”他納悶,看起來普普通通的草果怎么就全身都變成了寶?

有人告訴豐永政,他家賣的這一批鮮草果很快就會進入到附近的加工廠,通過自動化流水生產線,變成廚房里必不可少的調味品,最后加入一道道美食中。他形象地把草果加工過程比喻成“換裝”,“草果姑娘”變得更好看了。

“原以為隨便往湯里放上一顆,沒想到草果還這么講究。”眼前各式各樣的草果產品讓豐永政大開眼界。這個傈僳族漢子從2015年開始和草果打交道,沒想到家家戶戶種的這個“紅果實”還能走進生產線變成高附加值產品。

這得益于石月亮鄉新建的怒江大峽谷農副產品加工交易中心。該中心隸屬于怒江州扶貧投資開發有限公司,這個公司由當地政府與云南能投集團共同出資成立。2019年,該中心可在草果采摘高峰期3個月內加工鮮果6000噸,并結合市場需求推出了草果粉、草果調味醬、調味汁等綠色香料食品,延伸了怒江草果產業鏈,提升了產品附加值。

走進三層的加工中心,一塊實時動態顯示的電子屏幕格外顯眼,生產線上的各個加工環節實現24小時監測管理。“經風選去雜、噴淋清洗、濾水烘干等步驟,采購來的鮮果就可以達到加工要求,變成草果粉、草果醬等產品進入到商場、超市和餐桌上。”該中心經理涂仕勇說,未來還將推出草果香皂和面膜。

截至去年底,怒江州草果種植面積達108.21萬畝,占云南省一半以上,成為我國草果的核心產區。2018年,怒江州鮮草果總產量近3.34萬噸,產值5.3億元。

如今,深山密林下的草果,已成為帶動怒江百姓脫貧致富的金果銀果。草果產業直接帶動瀘水、福貢、貢山3個縣(市)4.31萬戶農戶,覆蓋人口16.5萬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08萬戶3.78萬人,占全州貧困人口的23.05%,幫助貧困人口人均增收2700多元。

眼下,正是草果加工的高峰期。在怒江大峽谷農副產品加工交易中心的投料區,一位身穿工作服的22歲怒族姑娘范力花正操控著一臺機器。這是鮮草果進入生產線的第一個環節。

上班一個月不到,她已經熟練掌握了有關技能,每天能有130元的收入。

目前,加工中心提供了80多個類似于這樣的基礎性崗位,還培養了十多名少數民族技術骨干。

11月的怒江峽谷,仍是草果采摘季節,林地里都是村民忙碌的身影。山腳下,采購商的貨車已經停好,正等著滿載而歸的草果種植大戶。它們中的絕大部分都會直接送往附近的加工中心。

生產車間里,31歲的傈僳族帶班班長余早迪比以往都要更忙一些。“客戶需要什么樣的產品,我們就負責加工好。”他說,有時候還得領著職工一起加班。目前,一批5噸重的干草果訂單已經完成,正準備銷往北京的多個餐飲連鎖店。

(作者:嚴勇)

評論一下
評論 共有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返回頂部

金皇冠中国大酒店怎么样 98190878833420402712273490762967442835570960890254658930664122656404113914203768768673073167965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