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皇冠中国大酒店怎么样

擦亮草原的眼睛

2019年05月22日 16:18中國農業新聞網

擦亮草原的眼睛

——內蒙古巴彥淖爾烏梁素海治污記

李昊本網記者楊志華崔麗見習記者顏旭

說起內蒙古你能想到什么?

是“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廣袤原野?是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的英雄傳奇?還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壯闊景象?

你可曾想過去內蒙古看“海”?

素有“塞外明珠”“塞外都江堰”之美譽的烏梁素海,總面積300平方千米,位于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境內,呼和浩特、包頭、鄂爾多斯三角地帶的邊緣。它是黃河流域最大的湖泊濕地,是內蒙古河套灌區灌排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黃河生態安全的“自然之腎”。烏梁素海生態環境保護對維系我國北方生態安全屏障、保障黃河水質和度汛安全、促進地區經濟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諸事利弊,共依共存。

烏梁素海是歷史上由黃河改道、多次泛濫和河套水利開發而形成的河跡湖,是河套灌區農田退水的功能性排泄區。它作為河套灌區灌排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每年受納農業灌溉退水、山洪水和少量的工業廢水、生活污水等5億立方米以上。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湖區水體污染不斷加劇,2008年達到頂峰,并爆發大面積黃藻。此后經過治理,水質有所好轉,但仍不穩定。

烏梁素海的污染狀況牽動著總書記的心。去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叮囑自治區加快“一湖兩海”(呼倫湖、烏梁素海、岱海)水生態綜合治理。今年3月5日,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內蒙古有森林、草原、濕地、河流、湖泊、沙漠等多種自然形態,是一個長期形成的綜合性生態系統,生態保護和修復必須進行綜合治理”,進一步指明了烏梁素海治理的科學方向。

重整山河看今朝。


堅持系統思維實施全流域綜合治理

造成烏梁素海水質污染的原因有哪些?巴彥淖爾市副市長郭占江介紹,主要源自三個方面:一是面源污染。河套灌區有1100萬畝耕地,每年使用化肥近28萬噸、農藥1500多噸,大部分被植物吸收和留存在土壤中,一部分化肥、農藥隨農田退水排入總排干,最終進入烏梁素海,這是造成烏梁素海富營養化和污染的主要成因。二是點源污染。隨著全市污水配套管網不斷完善,城市生活污水的收集率逐步提高,排入烏梁素海的工業廢水、城鎮生活污水逐年增加,每年城市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排放約6000萬噸。三是內源污染。由于烏梁素海富營養化,造成蘆葦長勢茂盛,其中蘆葦占到湖面總面積50%,蘆葦根部和湖內各種有機體腐爛,形成了平均厚度50厘米、約1億立方米的底泥,積累在底泥中的污染物也是導致水體污染的來源。

改弦更張的步伐邁開了。市長張曉兵表示:“我們要牢牢把握習近平總書記對內蒙古建設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和構筑祖國北疆萬里綠色長城的戰略定位,轉變治理思路。烏梁素海水污染問題在水里,成因在岸上,根源在流域生態系統的破壞。所以,治理烏梁素海不能頭疼醫頭、腳疼醫腳、顧此失彼,必須堅持系統思維,由治標向標本兼治轉變。湖內的問題、功夫下在湖外,應實施全流域山水林田湖草綜合治理,由單純的‘治湖泊’向系統的‘治流域’轉變,探索一條生態優先與綠色發展相結合的路子。”

巴彥淖爾市農牧局副局長辛軍也有自己的心得:“過去,我們的思維是爭取項目資金;現在,轉向了系統的綜合治理。在以往的治理過程中,往往是爭取一個項目,實施一個項目,只是從某一個角度單方面開展一些工作。近年來,市委政府積極轉變思路,從過去的從某個點上發力轉變為全流域綜合施策,立足烏梁素海的功能和水體情況,面源、點源、內源治理一起發力,通過持續治理,總體水質穩定在V類。”

全流域綜合治理如何實施?即在烏梁素海流域的上游源頭實施烏蘭布和沙漠綜合治理,創建全國防沙治沙綜合示范區,減少泥沙流入黃河、侵蝕河套平原;在流域中部加強面源、點源、內源污染治理,并實施484萬畝鹽堿地改良工程,減少鹽堿排入烏梁素海。探索的鹽堿地改良市場化運作模式還榮獲了“2018中國三農創新十大榜樣”;在流域尾部實施烏拉特草原、烏拉山受損山體治理修復工程,提高植被覆蓋率和水土保持能力,最大程度地涵養烏梁素海。

今年4月16日,烏梁素海流域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工程項目順利開工。該工程總投資56億元,圍繞流域內沙漠、礦山、林草、農田、濕地、洪水等生態要素,開展包括烏梁素海流域礦山地質環境綜合整治、水土保持與林草植被修復、河湖連通與生物多樣性保護、農田面源及城鎮點源污染治理、烏梁素海湖體水環境保護與修復、沙漠綜合治理等7大類、17大項、38個子項的系統綜合治理工程,覆蓋烏梁素海全流域,重點在烏梁素海周邊。


針對面源、點源、內源污染“對癥下藥”

一走進巴彥淖爾市杭錦后旗頭道橋鎮聯增村,記者就聽到村民口中總念叨“俺們村的農博士”。按“聲”索驥,記者來到了農博士們工作的地方——全域種植業綠色生產試驗示范區。全國農技中心博士陳廣鋒一邊帶著記者參觀,一邊介紹:“為了推進烏梁素海面源治理,從2018年開始,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與內蒙古土肥站、巴彥淖爾市農技中心、杭錦后旗農技中心共同建設了這個示范區,實施控肥增效、控藥減害、控水降耗、控膜減污‘四控’行動。”

農博士們都做了哪些事?

在控肥增效方面,推廣測土配方施肥和施用有機肥、農作物秸稈還田以提高耕地質量。推進化肥機械深施、機械追肥、種肥同播等技術,減少養分揮發和流失。推廣示范緩釋肥料、水溶性肥料、液體肥料、葉面肥、生物肥料、土壤調理劑等高效新型肥料。

控藥減害方面,嚴禁高毒、高殘農藥,嚴格管理限用農藥,并根據全旗實際情況出臺了《杭錦后旗農藥管理辦法》加強農藥監管。同時加強農作物病蟲害監測預警體系建設,推進農作物病蟲害統防統治,并推廣綠色防控。

控水降耗方面,推廣膜下滴灌水肥一體化技術。示范區按照區域化、規模化種植,實現統一種植、統一灌溉、統一收獲。推廣小麥套葵花、小麥套玉米和瓜類、葫蘆等經濟作物間種葵花等立體栽培模式,并開展節水工程建設。

在控膜減污方面,制定出臺了《杭錦后旗地膜管理辦法》,逐步退出厚度低于0.01毫米的非國標農用地膜,為機械收膜提供便利。還推廣可降解地膜和“地膜二次利用免耕栽培向日葵技術”。

在推廣厚地膜時,由于農民的用膜觀念一時扭轉不過來,農博士們遇到了不小的阻力。“有的農戶還是愿意使用薄地膜,說是價格劃算;有的農戶還‘教育’我們:拾撿殘留地膜誤工誤時,選擇薄膜挺好。”當時的情景陳廣鋒依舊歷歷在目。

但農博士們循循善誘,示范引導,逐漸贏得了農民們的信任。眼下正值春耕忙碌時節,聯增村農民李新高開著拖拉機,拉著自制大鐵耙在耕地上來回行駛。“必須要摟走秸稈和殘膜,要不然影響種地。”他指著地頭一大堆混合有殘膜的秸稈說。“以前用的地膜太薄,一扯就碎,好多都埋在地里。現在地膜厚了,污染少了,回收還有補助,大家也都樂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

杭錦后旗農技中心肥料股股長劉宇杰介紹,在控肥增效方面,集成了以“準、替、帶、調”的四字技術路徑,實現了示范區減量40%,全旗減量10%,化肥利用率提高了5%的成果。在控藥減害方面,集成了“改、統、控、收”四字技術路徑,實現了減量30%,利用率提高到40%,綠色防控率60%的成果,同時建成了內蒙古西部區首個國家級病蟲害智能觀測場。在控水降耗方面,實現了年節水量0.2億立方的成效。控膜減污方面,地膜使用面積較上年減少1萬畝,推廣國標地膜105萬畝,地膜總用量2.5萬噸,建立回收網點48處,回收廢舊地膜約1.9萬噸,殘膜當季回收率75%。

除了下大力氣治理面源污染外,點源和內源污染治理也同時發力。巴彥淖爾市加快補齊城鎮污水收集管網和處理設施短板,2018年全市投資10.12億元改擴建污水處理廠3座,新建再生水廠4座,建成再生水及污水管網145.8公里,污水實現應收盡收,中水回用2769.9萬立方米,有效減輕了城鎮污水和工業廢水對烏梁素海水體的污染。

還沒走進烏拉特前旗污水處理廠,記者就聽到叮叮當當好不熱鬧,原來是這里的改造和擴建工程正在緊張的施工中。“廠區建設項目包括污水處理廠一期改造工程、二期擴建工程、再生水管網及附屬工程和花園式廠區建設4項工程,計劃今年年底全部完工。目前,日均處理污水1.9萬噸,改造后可達到4萬噸,將大大提高污水處理能力。”烏拉特前旗住建局局長楊國棟介紹說。近年來,巴彥淖爾市持續加大污水處理廠達標排放、再生水回用力度,2018年烏梁素海流域各污水處理廠再生水回用總量逾2700萬噸,回用率達60%。到2019年底,再生水回用率將達到100%,爭取實現點源污水“零入海”的目的。

同時,巴彥淖爾市在湖區已經打通了120公里的網格水道,建成了60平方公里的生物過渡帶,加快了水體流動,改善了湖水富營養化狀態。下一步,他們還將開挖網格水道226公里,把死水區和滯水區變活。并全面落實河湖渠長制,開展河湖渠溝“清四亂”行動,讓每一條河渠都清清亮亮。水生態修復方面,在有條件的區域進一步擴大烏梁素海周邊的濕地面積,使烏梁素海在現有293平方公里水面的基礎上,湖泊和濕地面積擴大到360平方公里以上,盡可能把盛水“盆”做大,讓各類生物有更廣闊的生存空間。


多措并舉阻鹽堿、“引活水”

巴彥淖爾市還實施了484萬畝鹽堿地改良工程,減少鹽堿排入烏梁素海。記者實地探訪了巴彥淖爾市五原縣5萬畝“改鹽增草(飼)興牧”試驗示范項目基地。五原縣鹽堿地占全市鹽堿化耕地的25.4%,一年多以來,該縣積極探索鹽堿地改良的技術模式,通過大規模土地整理和改鹽技術集成,創造了鹽堿地改良的“五原模式”,讓5萬畝鹽堿地變成沃野良田。

“滿眼一片白茫茫,寸草不生堿圪梁,年年辛苦都瞎忙,大片土地盡撂荒!”這是過去五原縣鹽堿地的真實寫照和當地農民對鹽堿地束手無策的無奈感嘆。“以前家里40畝地,有16畝根本種不成莊稼。鹽堿化耕地土壤肥力低,板結嚴重。”五原縣隆興昌鎮榮譽村村民王成林說。

窮則思變。

近年來,五原縣農牧業局副局長李二珍與縣農業技術部門的科技人員在中科院鹽堿地改良專家的指導帶領下,與多家科研院所合作,向鹽堿地宣戰。探索形成了“五位一體”“上膜下秸”阻鹽、暗管排鹽等多種鹽堿地改良技術路徑,以及多種合作、經營模式,通過科技引領、企業帶動、統籌推進,在鹽堿地改良方面走在了全國前列。

說起鹽堿地改良,李二珍頭頭是道:“‘五位一體’技術,即‘撒施脫硫石膏+明沙+有機肥+土壤改良劑+種植耐鹽作物’的技術結合,使作物出苗率達到50%-80%。暗管排鹽就是給地下水安裝了一個‘控制器’,埋在地底下的暗管都是帶縫隙的波紋管,如果地下水位過高,水就會滲入管內,再由泵站把水抽到排水干渠中。”據了解,一座泵站能覆蓋1200畝到1500畝鹽堿化農田,通過阻斷地下水位上升達到改良鹽堿地的“治本”效果,大大縮短了鹽堿地改良的時間。

什么又是“上膜下秸”阻鹽技術?

上膜,就是種完牧草后,在上面鋪一層塑料薄膜,防止地表水分蒸發,在地表形成一層鹽分,同時減少除草劑用量;下秸,就是把廢棄秸稈翻耕到地表以下40厘米處,形成秸稈隔層,種植三年以后再把它翻過來,已經腐化的秸稈會形成有機質、腐植酸。對于重度鹽堿地來說,下秸阻斷鹽分的效率在80%左右,也就是說有80%的鹽分被阻隔在地表40厘米以下,其余小部分鹽分對作物生長基本沒有害處,還會提高作物抗性。該技術運用生態方式修復鹽堿地,可使每畝地增產20-40公斤,增收140-240元。

五原縣隆興昌鎮榮義四社村民王建軍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我家一半地都是鹽堿地,沒改良之前一畝地也就二分地有收成,去掉成本后就沒啥收入。改良之后現在種葵花、玉米,一畝地能有五六百塊錢的收入。原先一畝地得用60多斤化肥,加上尿素得一百多斤,現在40多斤有機肥就夠了。農藥以前一畝地能用一斤,現在最多用3兩。”

除了治水,巴彥淖爾還“引活水”。黃河補水和農田退水是烏梁素海的“源頭”,近年來,每年利用黃河凌汛水向烏梁素海進行生態補水,實現了補水、防凌一舉雙得。今年水利部黃委會又明確給烏梁素海分配了3.29億立方米生態補水指標,使烏梁素海補水得到保障。同時,規劃實施河湖水系連通工程,以現有的總干渠、總排干為“主動脈”,以各級渠系為“毛細血管”,逐步把市境內的湖泊、濕地、水庫連通起來,形成河湖互濟的水網,利用春秋季黃河凌汛水和夏季洪水補給湖泊濕地,實現汛期補水蓄水、旱季調度用水,變水患為水利。


  期待生態改善能富民

乘小舟駛入烏梁素海,煙波浩渺,飛鳥翔集,綠葦搖曳。這些天,正是烏梁素海水禽自然區保護管理站最忙的時候。從2月中旬開始,一些鴨類、雁類、鷺類候鳥已陸續飛抵烏梁素海,截至3月底,已有幾十萬只白骨頂雞、100多只疣鼻天鵝、11只灰雁回到了烏梁素海。其中,疣鼻天鵝數量從2000年的200余只增加到現在的近千只,每年都會吸引眾多攝影愛好者前來采風。

“疣鼻天鵝這類鳥類對水質要求非常高,如今疣鼻天鵝數量越來越多了,說明烏梁素海的水質在一天天變好。”烏梁素海濕地保護區管護員張長龍說。去年,遷徙經過烏梁素海和在烏梁素海繁殖的鳥類有260多種,數量突破了600萬只。

但是綠水青山到底該怎樣變成金山銀山?我們該如何利用大自然對人類的饋贈,又不破壞大自然?這是一道擺在所有人面前的難題。“自從禁止捕撈后,附近的1600多名漁民收入銳減,我們想要爭取生態補償來規范捕魚方式,實現可持續發展。而且我們這兒屬于生態保護區,旅游規模難擴大,旅游項目也比較單調,所以這塊收入比較少,將來我們想發展綠色旅游,生態旅游,讓漁民享受到生態改善帶來的好處。”烏梁素海濕地水禽自然保護區管理站副站長劉文強說出了當下的難處,與未來的憧憬。(圖片:烏梁素海高曉龍攝)

評論一下
評論 共有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返回頂部

金皇冠中国大酒店怎么样